戚红:当好变压器的“钢铁裁缝”


来源:河北新闻网

4月29日,戚红在生产车间测量铁心片。 韩 琳摄 □河北日报记者 郭 东 27年,戚红在一个岗位上只做了一件事切铁。 我们的生产、生活离不开电,而电传输到我们身边则离不开变压器,大型水利、核电等重要工程都有变压器作支撑。 在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有一个班组叫做切铁组,他们的工作是为变压器的核心部件铁心加工铁心片,大家亲切地称他们为钢铁裁缝。戚红是切铁组组长。 1989年9月,戚红毕业于保定变压器厂技工学校,同年分配到保变电气部件车间切铁组工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位身着蓝色工装、

    4月29日,戚红在生产车间测量铁心片。 韩 琳摄

    □河北日报记者 郭 东

    27年,戚红在一个岗位上只做了一件事——切铁。

    我们的生产、生活离不开电,而电传输到我们身边则离不开变压器,大型水利、核电等重要工程都有变压器作支撑。

    在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有一个班组叫做切铁组,他们的工作是为变压器的核心部件“铁心”加工铁心片,大家亲切地称他们为“钢铁裁缝”。戚红是切铁组组长。

    1989年9月,戚红毕业于保定变压器厂技工学校,同年分配到保变电气部件车间切铁组工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位身着蓝色工装、双手戴着手套、时刻与硅钢片为伍的切铁工竟是一位女性。在变压器这个“男人占主导”的装备制造业中,戚红靠着一股子拼劲,闯出了一片天地。

    铁心片的原材料是硅钢片,又硬又脆,非常难操作,而且对尺寸和毛刺儿的要求近乎苛刻。每天,戚红所在切铁组要生产近万片铁心片。

    切铁是个精细活儿。1000毫米到3500毫米是铁心片中常见的尺寸,0.5毫米是铁心片能容忍的最大误差,0.02毫米则是刀口毛刺儿的最大极限。

    4月29日,测量台上,戚红对一款铁心片进行测量。这款铁心片按标准长度应为1300毫米,而实际测量长度为1299.4毫米,误差0.6毫米。戚红当场判定这是一款不合格产品。“尽管超出能容忍的最大误差数只有0.1毫米,也不能放过。如果把不合格的产品装到变压器上,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戚红说。

    铁心片毛刺儿的误差检验也需要精益求精。刀口的毛刺儿误差在0.02毫米以内才能达到标准。毛刺儿过大,轻则导致变压器损耗增加,重则导致产品不合格。隔段时间,戚红就要对刀口缝隙进行参数检测,确保切刀之间的间隙精准。

    切铁还是个创新活儿。面对各种困难,戚红创造性地研发了新的套裁方式、剪切方案,并编制了剪切程序,攻克多个技术难关。

    公司购进一条自动数控机床横剪线,提高了工作效率,但遇到了一个难题:每卷料加工完时,失去控制的料头掉进4米深的进料缓冲坑,会把料坑里的余料砸坏。

    针对这一现象,戚红研究出了“缓冲料头操作法”,即当每卷料将用完时,放慢剪切速度,松开涨料滚抱闸,用手搬动涨料滚使料缓缓下放,再用手接住料头,直到缓冲坑中的料快用完时再把料头放下去,避免了料头砸到坑中的余料。据统计,仅此一项每年就能节约硅钢片约27吨,节省成本约40万元。

    在变压器生产企业,缺陷片和料头料尾的再利用是个难题。传统加工采用“梯形片断料法”,将不同的料先切出长边尺寸相同的片,再切短边一侧,将其加工成尺寸相同的梯形片。这样做的缺点是,续料人员需反复翻片,这样会使硅钢片内部晶格发生扭曲、变形、空位,导致导磁性能降低。对此,戚红创造性地提出“平行四边形断料法”,将边缘定位改为中心定位,去除了翻片环节,减少了对硅钢片导磁性能的影响。这一方法使原材料使用率提高10%,每年可节约硅钢片70吨,节约成本100多万元。

    目前,戚红参与制造的变压器已被应用到许多大型工程上,并走出了国门。特高压变压器、铁路牵引变压器、气体绝缘变压器等产品中标世界首条特高压工程、三峡工程、秦山核电站、法国核电等工程,产品出口美国、日本、德国、法国等30多个国家。

    面对赞誉,戚红总是说: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裁缝”,别人是用布裁剪,我用硅钢片裁剪。切铁岗位,很平凡也很枯燥,踏实是最关键的,也只有踏实,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

[责任编辑:HEB002]

标签: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