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韩春雨二三事 韩氏父子“一门三教授”


来源:河北新闻网

韩春雨。 韩春雨的学生高峰。 最艰难的时候,韩春雨、高峰师徒二人几乎是在实验室相依为命。 高峰从高中起就喜欢实验室的工作。 燕赵都市报记者白云 文/图 韩春雨热还在持续,不断有人问:韩春雨是谁,干吗的?本报5月12日刊发的基因大咖韩春雨,正持续得到读者的热议。 关于韩春雨,我们还有很多的话题、很多的细节,我们记录韩春雨,是希望这个时代更多的人知道还有像韩春雨这样耐得住寂寞的人,以期让默默守望在无名高地的他们多一点信心,感受到更多的力量。 韩氏父子一门三教授 韩春雨一直强调,他从小接受的是非

科学家韩春雨二三事 韩氏父子“一门三教授”

韩春雨。

 

科学家韩春雨二三事 韩氏父子“一门三教授”

韩春雨的学生高峰。

科学家韩春雨二三事 韩氏父子“一门三教授”

最艰难的时候,韩春雨、高峰师徒二人几乎是在实验室相依为命。

科学家韩春雨二三事 韩氏父子“一门三教授”

高峰从高中起就喜欢实验室的工作。

    燕赵都市报记者白云 文/图

    韩春雨热还在持续,不断有人问:韩春雨是谁,干吗的?本报5月12日刊发的基因大咖韩春雨,正持续得到读者的热议。

    关于韩春雨,我们还有很多的话题、很多的细节,我们记录韩春雨,是希望这个时代更多的人知道还有像韩春雨这样耐得住寂寞的人,以期让默默守望在无名高地的他们多一点信心,感受到更多的力量。

    韩氏父子“一门三教授”

    韩春雨一直强调,他从小接受的是非常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的教育,而提到家庭就不得不说他的父亲韩进廉。

    韩进廉先生生前是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教授,出版过《红学史稿》等书籍,一度藏书过万册。韩春雨说,父亲一直教育他,要做一个有理想的人。

    或许这位在红学和明清小说上颇有研究的父亲也没想到,即使在一个文学气氛那么浓厚的家庭,小儿子的兴趣爱好毫不受到影响,从可想象、可创造的优美文字,走向“丁是丁,卯是卯”的实验室。

    本报报道韩春雨的事迹后,韩进廉先生的一位学生特意打来电话询问,“韩春雨可是韩老师的儿子?”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称,“怪不得,看照片有点像。韩家的孩子太厉害了。两个儿子,花开两朵,各有建树,实在是了不起。”

    韩春雨的大哥韩田鹿,成名要比弟弟早得多,同样取得了博士学位,现供职于河北大学文学院,算得上子承父业,是河北省内高校首位登上《百家讲坛》的教授,主讲的《三言二拍》《大话西游》深受好评。

    哥哥成了“晒弟狂魔”

    “我母亲退休前是石家庄市妇产科医院的产科主任,从这一点来说,韩春雨从事生物科研也不算是特别。我和弟弟的感情很好,也为他的成就高兴。”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韩田鹿说。

    记者:韩春雨火爆,作为他的家人,您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韩田鹿:最近我被朋友们称为“晒弟狂魔”。我能收集到的媒体报道都会转发到朋友圈,我太为弟弟高兴了。

    记者:您怎么看韩春雨的研究发现?

    韩田鹿: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我弟弟不一样,他一直都是要干出一点事的人,也一直要做有理想、有意义的事。其实我一直很担心他,如果做不出成绩,他可能会比较执拗。我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

    记者:也就是说,您一点也不意外?

    韩田鹿:我知道这件事比较早。韩春雨和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们想到了可能会在生物学界引发一些震动,但没想到韩春雨成了“网红”。其实,韩春雨的眼界一直比较高,他关注的都是国际最前沿的东西。这次的成功,也是对他不忘初心人生态度的一次奖励。

    宽容的治学环境很重要

    和过去实验室、家、教室三点一线的日子比,韩春雨现在忙得分身乏术。但即使电话成了热线,他说话还能保持慢条斯理且逻辑清晰。

    有网友留言评价韩春雨:话语间没有名利,没有过多的物质攀比,张口闭口谈的都是自己最喜欢干的科研,这是真爱。即使没有重大成果,这样的人生也是幸福的。

    事实上,韩春雨对幸福的认知比网友描述的还要接地气,这位穿着冲锋衣和运动裤的科学家并不热爱户外运动,稍有难得的放松机会,也是喜欢宅在家里,抚琴,喝茶。

    谈及自己的生活,韩春雨用“世外桃源”来形容,“在大学教书是最自由的,除了上课,其他时间自由安排,更不用早高峰堵在路上摁喇叭。忙的时候,我在实验室干到凌晨两三点。和我的实验在一起挺好的。”

    在声名鹊起前,韩春雨的默默无闻让他一度很享受这种生活。博士毕业前,他就在《核酸研究》期刊上发表过水准较高的论文。但在河北科技大学的十年工作生涯中,他埋头所做的研究却没有发表重要的论文。由此,他特别感谢河北科技大学宽容、宽松的治学环境。

    很享受在实验室的生活

    很多人都想知道,成名后的韩春雨会不会带着这份“闪烁着金光”的研究成果另谋高就。韩春雨回答得很坚决:不会。

    韩春雨:学校一直都对我很重视。刚开始的时候作为引进人才,我来正好赶上学校分房,在东简良分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因为我觉得我来就是来创业的,那么远的距离不便干活,就调整了一套距实验室更近、面积也很小的。

    记者:那你不在乎钱吗?

    韩春雨:(笑)我说不在乎是不是显得像个疯子?可我确实不在乎。你看你要干什么,目的是什么?你必须得明确你的目的。目的有时候被人形容一个坏词,我的父亲以前就教育我,别跟没头苍蝇似的。有这么大的实验室,这么宽松的环境,已经很好了。

    正如有网友评论,一个人能取得的成绩和他占有的科研资源不一定成比例。

    韩春雨没有任何的包袱和障碍,有的只是安静和对他课题的专注。他很享受在实验室的工作,认为是一种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这其中面对过很多次失败。

    青年学者不容易

    记者:很多人评价韩春雨的成功说有幸运的成分。您怎么看?

    韩田鹿:每个人的成功多少都会有幸运之光照到身上的成分。但是,韩春雨坚信他想要的、他要找的东西是存在的,最终也被他找到了。他付出的努力比别人多。

    记者:您也在地方高校就职,怎么看待地方高校的老师取得这样的成绩?

    韩田鹿:越来越多的地方高校忘记了本分。很多教授为了评职称,所做研究写的论文实际上没有什么社会价值。除了编辑在审核论文的时候仔细读,很多都是重复的。

    其实,韩春雨的实验也不是没经历过失败。和国际最尖端、最聪明的科学家拼成果,我们不具有优势。但韩春雨不会因为几次失败就掉头,就转而追求个人安逸。他这一点让我很感动。

    记者:对韩春雨这样的青年学者,地方高校是否要给予更多支持和鼓励?

    韩田鹿:是这样。我特别推荐你们关注一下韩春雨的学生高峰。在没有研究成果的时候,他们师徒俩可以说是在实验室相依为命,在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有放弃过。这在现代年轻人身上不太常见。我认为他比韩春雨的教育意义更大。那名年轻人对理想的坚定追求很罕见,对现代青年更有典范意义。

    “逆袭青年”高峰

    韩春雨和韩田鹿都一再推荐,那么这个备受两位前辈称道的高峰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高峰,1988年出生,来自石家庄市井陉县。他的父亲是一位有着40多年教龄的小学老师,母亲是一位农民。这位高中时的生物课代表,从第一次接触起,就很喜欢各种试剂和器皿。2007年,他考入河北科技大学理工学院,性质是人们常说的“三本”。2011年,他考上河北科技大学本部的硕士生,师从韩春雨。2014年硕士毕业时,同学们纷纷离校找工作,他留在了实验室。两年多来,一直是韩春雨用工资接济他。

    记者:一直埋头研究,就没害怕过会一事无成?

    高峰:没有。我相信韩春雨老师在做的是好东西,一定会有好结果。

    记者:每天吃住在实验室,在没有这么多人关注你们之前,你不会觉得没有希望吗?

    高峰:不会。做实验是有趣的事,我们的思路是对的,一定会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人生是很简单的。

    记者:家里知道你现在这么出名吗?

    高峰:我爸看到网上的新闻了,他也很高兴。其实,他也不知道我捣鼓的是什么。

    记者:之前家里有没有担心过你?不找工作、做他们不了解的实验。

    高峰:没有。我很感谢家人,他们没有给过我压力。我爸还一直嘱咐我说,干一个事就要成一个事。

    记者:出名了,或许会有机会去一些更好的实验室,那里或许会有更好的设备。你会离开这个实验室吗?

    高峰:不会。我会继续在这里做实验,和韩老师继续我们的研究。拥有多少先进的设备或许能加快实验结果,但是不能左右实验思路。

[责任编辑:HEB002]

标签: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