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磁县北岔口村:御路连古今 青史育后人


来源:河北新闻网

北岔口村的御患楼。本报记者 田瑞夫摄 河北日报记者 梁韶辉 1964年,周恩来总理视察磁县时曾问起:我知道你们这里有条御路,现在还有没有?周总理说的御路,是当年商纣王到西顶降香时修建的一条从磁县穿过到达涉县的道路。史载,商纣王拨国银征用八百奴工,历时月二十八日,削条编箕,奴抬夫挑,用黄土铺道,开修此路。能行对马双卒,时为奇观,故名黄路。这条路历代都是东通齐鲁、西达秦晋的要道。隋朝末年,唐王李渊之子李世民多次经此路来往,南下少林,招安瓦岗群英。李世民继位之后,又于公元631年重修此路,扩改路基道面

走进磁县北岔口村:御路连古今 青史育后人

北岔口村的御患楼。本报记者 田瑞夫摄

 

    河北日报记者 梁韶辉

    1964年,周恩来总理视察磁县时曾问起:“我知道你们这里有条御路,现在还有没有?”周总理说的御路,是当年商纣王到西顶降香时修建的一条从磁县穿过到达涉县的道路。史载,商纣王“拨国银征用八百奴工,历时月二十八日,削条编箕,奴抬夫挑,用黄土铺道,开修此路。能行对马双卒,时为奇观,故名黄路”。这条路历代都是东通齐鲁、西达秦晋的要道。隋朝末年,唐王李渊之子李世民多次经此路来往,南下少林,招安瓦岗群英。李世民继位之后,又于公元631年重修此路,扩改路基道面。此后,这条路也就从“黄路”改称为“御路”。

    如今这条路已经不再是从山西通往河南的主要道路,但在磁县陶泉乡北岔口村村西北依旧保留着3.5公里的原路。也正是这条御路,一度为这个位于磁县西部太行山区边陲,四周山峦起伏,红岩险峻的山村,带来了“磁西百里,人称小天津”的美誉。

    初夏时节,走在北岔口村边这条青石铺就的古道上,山桃花还有残片,对面红色岩壁上的北寨遗址掩在一片葱绿之中。65岁的王一德告诉记者,从这条路向西,翻过山梁就是涉县的岭底。在这道岭上还有修建于春秋战国时期的烽火台。“这里是御路的咽喉之地,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西通涉县,北接武安,曾经是御路上重要的休息地。村口靠着路的两边,到处都是客栈和饭馆。你看,这里的院墙上还有拴马石。”沿路进村,村落北高南低,梯次而建,背风向阳,青石铺路,石碾、石磨、古水池、古寺庙等保存完好。而青石路上那几条深深的车辙也似乎诉说着过往的繁华。

    与太行山中的其他古村建村时间模糊不同,北岔口村有一个明确的建村时间:公元前1058年。王一德说:“村子最早的居民应该是修路的奴工,路成之后他们留在了这里,保养道路,也就有了这个村子。”不过,现在的北岔口村早已见不到商周甚至唐宋的建筑,古民居多为明、清及民国的传统建筑,均是石砌房屋,傍山就势,错落有致。民居门楼檐角、水口多为整块青石雕刻而成,显示出石砌建筑的精致与独特。全村主建筑群占地面积约280亩,保存完好率达80%以上。

    因是古道要冲,村中自然也就有了几处明显带有防御功能的建筑:古炮楼、南石圈、丁字圈和御患楼。这些建筑大都分为两层,下方通行,上面是庙宇、楼阁或防御工事。其中村中的丁字圈与村东山脚下的御患楼相互呼应,形成了一种独特态势。1939年大年初一,由于叛徒出卖,日本侵略者从北岔口村东侵入,想一举破坏从北贾壁迁至这里的磁县抗日民主政府。但在御患楼上值勤的战士发现了敌人,并利用御患楼独特精巧的结构与日军周旋,掩护县政府安全撤离。“你看,那就是当年日本鬼子留下的枪眼。”王一德指着御患楼东面的墙面说。

    北岔口村特殊的地理位置,让它在抗日战争时期成为太行革命根据地对敌斗争的前沿阵地。1938年2月,全国第一个抗日民主县政府进驻北岔口村,第一任县长田裕民就常年工作和战斗在这里,并于同年11月建立了全国第一个抗日儿童团。抗日民主政府发动民众积极参军,当时北岔口村共有400余户人家,参军参战的就达200余人,有24人光荣牺牲。

    八路军一二九师进驻涉县后,北岔口村成了涉县大后方的前沿哨所,在此设立的机构就有十多家,有太行军区的“裕民”货栈,边区政府的“仁昌”货栈,太行第五军分区的“太行运销合作社”(对外叫“永记”货栈),还有“同一”“太昌”“华昌”“义行”“同义”等货栈。货栈的经理和工作人员都是太行第五军分区派来的,收购本地的山货及土特产品,运到敌对区,换回根据地所缺的棉花、粗布、食盐、药品、文具等。这些货品都是由北岔口村群众通过御路转运的,他们翻山越岭,驴驮担挑,风雨无阻,昼夜不停,确保了涉县大后方的巩固。

    1940年,在北岔口村成立了冀南银行磁县分行,还建立了隔日大集,六河沟兵工厂也迁到北岔口村南,并办起了军政干部家属毛纺厂及饭店、煤厂等设施,是根据地的物资供应基地、集散中心和贸易中心,北岔口村也因此被誉为“小天津”。

    不过,由于新公路的修建,北岔口村失去了交通上的便利,南面2公里处的中岔口村取代了它的位置,这里也变得静谧了许多。“我们现在正在谋划一个由传统文化和红色文化组成的文化景区,要把村子打造成一个既有旅游观赏价值,又能弘扬和传承爱国主义的文化教育基地。”北岔口村党支部书记赵仕文说。

[责任编辑:HEB005]

标签: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