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外专家盛赞话剧《成兆才》:话剧民族性的一次成功探索


来源:河北新闻网

话剧《成兆才》剧照。 话剧《成兆才》剧照。 河北新闻网讯(记者王营)官府封台、禁演砸场、妻儿去世、名角出走近日,再现评剧宗师成兆才坎坷曲折舞台生涯的话剧《成兆才》先后在承德、石家庄上演。这部由河北省承德话剧团演艺有限公司出品,著名编剧孙德民编写、著名导演王延松执导的作品赢得了专家们的一致赞誉,称其是话剧民族性的一次成功探索。 演绎大师坎坷命运引心灵震撼 成兆才,唐山滦南人,生于清末,成长于民初,生前创作一百多部评剧剧本,代表作有《杨三姐告状》《花为媒》《杜十娘》等,被称为评剧艺术的创始人。然而

省内外专家盛赞话剧《成兆才》:话剧民族性的一次成功探索

话剧《成兆才》剧照。

省内外专家盛赞话剧《成兆才》:话剧民族性的一次成功探索

话剧《成兆才》剧照。

    河北新闻网讯(记者王营)官府封台、禁演砸场、妻儿去世、名角出走……近日,再现评剧宗师成兆才坎坷曲折舞台生涯的话剧《成兆才》先后在承德、石家庄上演。这部由河北省承德话剧团演艺有限公司出品,著名编剧孙德民编写、著名导演王延松执导的作品赢得了专家们的一致赞誉,称其是话剧民族性的一次成功探索。

    演绎大师坎坷命运引心灵震撼

    成兆才,唐山滦南人,生于清末,成长于民初,生前创作一百多部评剧剧本,代表作有《杨三姐告状》《花为媒》《杜十娘》等,被称为评剧艺术的创始人。然而,风光舞台的背后,一代评剧宗师成兆才却历经了事业和家庭的双重磨难和坎坷。

    作为以戏曲大师为主人公的“人物传记体”话剧作品,中国戏曲导演学会会长黄再敏用“心灵的震撼”概括《成兆才》带给他的感受。“不同于类似题材作品简单表达凄惨境遇和人物激烈性格,话剧《成兆才》把人物命运、艺术群体的命运、剧种的命运三者很好扭结在一起,并塑造了主人公成兆才顺而不服、争而不怒的独特人物性格,能做到这一点非常难得。同时,《成兆才》不仅表现了成兆才对评剧艺术事业发展的贡献,更多的是超出剧题,走向了人生、社会、艺术发展的况味。”

    对此,原总政艺术局局长、著名文艺评论家汪守德也有相同感悟,他用“老辣、精道”来概括《成兆才》。“《成兆才》描写人物的命运,表露多个人物的人前人后内心情感。这不仅仅是把一些清末的人物再现到舞台上,它表现了一个群体的人生况味,展现各种辛酸苦辣。”

    著名表演艺术家、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李法曾对《成兆才》鲜明多样的人物形象记忆深刻。“我们看到了前台、后台发生的各种事情,通过人物动作、行为刻画出多个完整人物形象。除主角成兆才外,任小山、姚金花、灵芝、丁香等多个角色都是个性分明,有血有肉。”

    《中国戏剧》杂志社主编庚续华看过不少以戏班生活为题材的剧目,但他发现多数尾声会让戏班融入历史洪流之中,生搬硬套地进行人为拔高。“我庆幸《成兆才》没有落入一个那样的俗套。剧中没有一个人提到‘戏比天大’,但是观众会由衷地感到,在成兆才心中,戏就是比天大。”庚续华说。

省内外专家盛赞话剧《成兆才》:话剧民族性的一次成功探索

话剧《成兆才》剧照。

省内外专家盛赞话剧《成兆才》:话剧民族性的一次成功探索

话剧《成兆才》剧照。

    精彩戏中戏穿插戏曲名篇

    李法曾认为,《成兆才》的好看之处就在“戏中戏”。“编剧把很多戏曲名段名篇,如《杨三姐告状》的创作过程不着痕迹地融入进来。《老妈开嗙》等戏中戏一展开,喜爱和熟悉评剧的观众就能很快被带入到那个年代里去。”此外,戏中戏,还和戏班子的日常生活杂事糅在一起。“在话剧里演评剧,看话剧演员如何演评剧,他们怎么在台上,他们的后台是什么样子,这些都是吸引观众的地方。”李法曾说,他对戏班乐队真实地在台上伴奏演出的设计印象深刻。“我一看乐队的几个人往那一坐,我就来神了。这种设计非常真实!观众一看就明白,这是戏中戏里的人物。”

    汪守德也高度评价《成兆才》戏中戏的表现形式,并用“戏里戏外”来概括这种艺术手法。“生活中的人物和戏里的角色,转换非常自然。从生活中进入戏里,再从戏里回到生活中,无论从编剧还是导演的处理上,都很讲究,一点儿也不生硬。”此外,所有的戏中戏,都和人物的命运相关联。从生活中,转到戏中戏时,同时也是人物命运、情感向上推进的一个阶段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宋宝珍关注到,《成兆才》的舞台表现中运用了话剧与戏曲的互文关系。“成兆才的妻子儿子刚刚溺亡,他即将演出的却是喜庆的《傻柱子接媳妇》;成兆才正在创作《杨三姐告状》的台词,丁香跟他对话,两个人话是对上了,心思却完全对不上,也表现了他和丁香人在一起,心却渐远的无奈。”

省内外专家盛赞话剧《成兆才》:话剧民族性的一次成功探索

话剧《成兆才》剧照。

省内外专家盛赞话剧《成兆才》:话剧民族性的一次成功探索

话剧《成兆才》剧照。

    话剧民族性的成功探索

    话剧民族化,一直是中国话剧界努力的方向。专家一致认为,《成兆才》是中国话剧民族化的一次创新和发展。

    赓续华表示,《成兆才》是话剧与戏曲是一次完美的融合。“它并非刻意在话剧中添加戏曲。这种融合不刻意,不矫情,并且有亮点、有惊喜,可以说《成兆才》是话剧的民族化一次成功的探索。”

    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原主任李春喜对《成兆才》的亮点赞不绝口:“《成兆才》在台词、内心独白和行动线上,非常自然地融入了评戏的声腔、数板、身段,包括饰演成兆才的刘凤岭身上的绝活。这是《成兆才》在话剧民族化的探索中最可贵的,而且别人轻易学不来的。”

    黄再敏则以实例表明《成兆才》给他带来的巨大惊喜。“话剧《成兆才》中,演员心理和情感的呈现状态是丰富而鲜明的。戏曲艺术的特点是,在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时候,外化为一种有技巧的身段动作。而灵芝对道具被子的运用,就是以话剧的形式,巧妙运用戏曲元素的结果。”同时,他指出,戏曲人物心理的外化也是非常有层次的,需一步步,一个个台阶地呈现。而这些在灵芝、成兆才的表演中都有明显体现,节奏鲜明,层次丰富。

    宋宝珍则从舞台形式上说明《成兆才》民族性的表现。“舞台形式吸收了戏曲一桌二椅的精髓,就是几个后台的道具箱,在折叠、摆放和移动当中,有时成为化妆间的一面墙,上面供奉戏神,有效切割出演出的空间;有时又营造出一种苍凉感,尤其是将‘砸场’后的无奈表现地淋漓尽致。空间转换非常灵活,舞台调度张弛有度,流畅生动。”

[责任编辑:HEB004]

标签: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