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7?19特大洪灾看民间救援:如何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来源:河北新闻网

7月21日,廊坊蓝天救援队队员在武安市大同镇救援被困村民。 曹明明供图 参与救援的廊坊蓝天救援队队员合影。 曹明明供图 在719特大洪灾中,河北省多支民间救援力量服从有关部门的统一指挥和调遣,表现得专业高效。但如何把这种应急式合作发展为常态化管理,仍需进一步探讨 □河北日报记者 龚正龙 装备齐全、技术过硬,民间救援越来越专业化 郭庄村5名群众被困于洪水中的一处小土坡上,距岸边有200多米,水流湍急,请予以支援。7月20日凌晨3时,正在磁县白土乡救灾的雷建生水上义务救援队队长、56岁的雷建生,接

7月21日,廊坊蓝天救援队队员在武安市大同镇救援被困村民。 曹明明供图

参与救援的廊坊蓝天救援队队员合影。 曹明明供图

    在“7·19”特大洪灾中,河北省多支民间救援力量服从有关部门的统一指挥和调遣,表现得专业高效。但如何把这种“应急式合作”发展为常态化管理,仍需进一步探讨

    □河北日报记者 龚正龙

    装备齐全、技术过硬,民间救援越来越专业化

    “郭庄村5名群众被困于洪水中的一处小土坡上,距岸边有200多米,水流湍急,请予以支援。”7月20日凌晨3时,正在磁县白土乡救灾的雷建生水上义务救援队队长、56岁的雷建生,接到邯郸市复兴区有关部门的电话。

    “我们尽快赶到!”尽管当天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但雷建生还是紧急召集一起救灾的5名队员,一边想办法与被困群众联系沟通,一边迅速行动。凌晨5时,雷建生和队员们抵达郭庄村,发现村民被困在村外河滩的养殖场里。养殖场外的河滩水面宽达200米,深约2米。

    他们先是采用“横渡”方案,携带救生设备强行游向被困群众,可水流湍急,他们很快被浊浪打了回来。危急关头,雷建生冷静下来,发现河道中有几棵树可以利用,于是他经过仔细分析确定了新的救援方法。雷建生凭借高超的游泳技术,戴着潜水镜游到一棵树旁,把救生绳拴在树上,然后游向下一棵树,再拴救生绳……后面的队员则抓着绳子携带救生衣、救生圈等救援设备跟进。就这样,他们很快靠近5名村民,然后将他们救出。

    在“7·19”特大洪灾中,像雷建生水上义务救援队一样,我省民间救援力量在救援方法上表现出了很强的专业性,救援效果很好。廊坊蓝天救援队在武安市大同镇展开救援时,当地有一处村庄被20多米宽的河道围困,成了一座孤岛,20人被困。队长郝松子抵达现场后火速制定救援方案,由于水流湍急,冲锋舟无法驾驶,最终通过架起“空中绳索”的方案,将被困人员一一救出。

    不仅救援方法专业,民间救援力量一般也都自己配备了专业救援设备,比如对讲机、救生衣、救生绳、救生圈、潜水镜等专业设备,甚至有的还配备了无人机和冲锋舟。平时很多救援队还有意加强救援知识的学习和专业化培训,雷建生向记者介绍,能进入他的水上义务救援队的,必须达到体格健壮、擅长游泳、处事冷静三个基本要求。在此基础上,不仅定期对队员们进行专业化培训,还会模拟各种危机场景来制定救援方案。

    省消防总队一位负责人指出,此次救灾中,许多民间救援队都亮出了自己的“绝活儿”,有的擅长山地救援、有的擅长水中救援、还有的擅长城市搜救。在省会,河北爱心救援队带着专业修理设备,在街头积水中冒雨抢修了上百辆故障车;在井陉,一支民间救援队徒步深入灾区,排查受灾村情况及路况;在武安,绿舟救援队携带氧气和药品进入灾区,救助伤者……

    快速反应、听从指挥,民间救援逐渐健全救援机制

    “救援不能添乱,只有服从指挥,统一调度,才能避免盲目出击,才能优化配置救援力量,实现高效救援。”采访中,许多民间救援队不约而同谈到这样一个共识。

    7月18日,暴雨开始袭击我省,当时廊坊蓝天救援队就已做好准备,他们全员手机畅通,但没有盲目行动,而是等待河北总部的调遣。19日晚,该救援队接到河北总部通知:邯郸急需救援!队长郝松子迅速抽调16名精干队员赶赴邯郸。

    一路上,郝松子等人紧急联系邯郸当地有关部门,从他们那里获得最新的灾情和道路状况,并按当地的安排,科学计划行进路线和救灾任务。他们先是在武安市大同镇救出20名被困群众,然后奔赴邢台救灾,最后在井陉县开展排查救援,5天内共救出46名受灾群众。

    对于听从指挥和调遣,雷建生也深有同感。7月19日一早,雷建生发现灾情远远超乎预料,救援经验丰富的他立刻给邯郸市110、119指挥中心打电话:“我和队友随时待命,等候救援指令。”此后数天,无论在市区救援,还是在县乡救援,雷建生严格听从110、119指挥中心的调遣,并积极配合救援地消防部门,尽量把有限的救援力量发挥出最佳效果。该救援队短短两天时间就安全转移近500名受灾群众。

    郝松子向记者介绍,包括廊坊蓝天救援队在内的很多民间救援队都有快速反应机制和应急预案。灾情发生后马上启动应急预案,队员们就会按照预案24小时开机、随时关注QQ和微信群,检查救援设备和车辆等。“这样就能保证接到命令后立刻投入到抢险救灾中,而且召之即来,来之能战。”郝松子说。

    省社科院社会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樊雅丽认为,这次抗洪救灾中,统一的指挥和调遣,让民间救援力量科学而高效地投入到救援中去。但总体来说,民间救援组织与政府有关部门之间的合作仍处于“应激反应”阶段。也就是说,自然灾害发生时,双方才开始“应急式合作”。“这次救灾中,很多人都意识到,这种合作应进一步深化,通过日常联动实现规范化管理与培训,建立起行之有效的指挥、协调等长效机制。”樊雅丽说。

[责任编辑:HEB001]

标签:

热点关注

0
分享到: